>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家政婦請進門
【4.4折】家政婦請進門

臉紅紅BR732--安靖

會員價:
NT854.4折 會 員 價 NT85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安靖
出版日期:
2014/07/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85
銷量:92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85
銷量:96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85
銷量:53
床伴逼我嫁
NT85
銷量:97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85
銷量:62
半月嬌妻
NT85
銷量:47
嬌妻哄入懷
NT85
銷量:95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85
銷量:110
叼回逃妻
NT85
銷量:96
夜劫
NT85
銷量:168
七年夜妻
NT85
銷量:72
友妻
NT85
銷量:78
同居不同床
NT85
銷量:78
床伴之夜
NT85
銷量:69
把秘書拐回家
NT85
銷量:37
一夜成債
NT85
銷量:67
總裁有寵妻癖
NT85
銷量:95
從夫之夜
NT85
銷量:90
老婆大過天
NT85
銷量:48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5
銷量:307
夜夜難寐
NT85
銷量:237
一百零一夜
NT85
銷量:204
十年一夜
NT85
銷量:188
半夜哄妻
NT85
銷量:187
離婚有點難
NT85
銷量:173
夜劫
NT85
銷量:168
王妃不管事
NT85
銷量:153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2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5
銷量:139

他的她有點小心眼、有點不乖,他卻非她不可;
她的他溫柔一點點,霸道很多,她卻非他不愛。


高中時,他看上她的單純,背地裡趕跑不少愛慕者;
大學時,他像是對她上癮,只丟下霸道的一句話,
要她當女朋友。從此開始對她死纏爛打,
很強勢地把她拐回家同居,畢竟人他看上了,
先下手為強這個道理他不會不懂。
九年後,他成了她的陌路人,她成了他的心頭刺,
看著她的冷漠疏離,方砉瞇了瞇眼,全然被惹惱了。
為此這位做事向來一板一眼,自律嚴謹的男人,
決定逮她回家。當年,周芊可是他的心頭肉,
誰碰一下都不行,而今,他既然沒打算放手,
哪裡還有她逃的餘地?再說,二十歲那年,
她跟他都能搞出人命,沒道理九年後,他在床上還拿不定她!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裝潢溫馨可愛的咖啡店裡,周芊端起面前已經變涼的牛奶輕輕地啜飲了一口,香滑的牛奶滑過食道,直達她的胃,讓她原本有點疼的胃稍稍平緩下來。
  抬起腕上的手錶看了一眼,距離她與方砉相約的時間還有五分鐘。
  方砉不喜歡人家遲到,所以她養成了在約定時間前到達相約地點的習慣。
  店主掛在門上的鈴鐺叮叮的響了起來,表示有客人進來了,基於慣性,她跟服務生一樣,抬起頭來看向門口。
  方砉來了,他是一個守時的人,一直都是。
  周芊看著他先是四下看了看,發現她後就直接朝她走過來,昔日意氣風發的臉上有著掩藏不住的疲憊,看得出來他真的很忙。
  方砉坐了下來,讓服務生替自己送來一杯苦澀的黑咖啡,然後看著坐在對面的臉色蒼白女孩。
  「找我有事?」他輕聲地問,可是一出口就覺得自己說錯話了。
  他們是情侶,要找對方不需要真的有事,沒事見見面也是理所當然的,而方砉卻對她問了一句像是對朋友,甚至是交情一般的朋友才會問的問題。
  但周芊卻不以為然,待服務生送上咖啡並離開之後,她才揚起一抹淺淡的笑,「是的,我找你有事。」
  方砉看著她,心底傳來陣陣抽痛,「妳的身體……還好嗎?」他問得小心翼翼。
  周芊的笑容更淡了,「我很好,放心。」
  因為一場意外,一場稱得上是故意的人為意外,她失去了他們的孩子,但這已經是三個月前的事了,再怎麼疼、再怎麼難過,三個月的時間也足以讓她沉澱下來,也想通了她要做的事。
  方砉沉默地端起咖啡,啜飲了一口,苦澀的味道瞬間瀰漫他整個口腔,他以前是絕對不會碰這樣苦的咖啡,但他最近卻瘋狂地迷戀上這種苦澀的味道,他猜,是因為最近工作太忙、太累的緣故。
  「方砉,我們分手吧。」在一片沉默當中,周芊輕聲的話語,如同一顆投入湖水的巨石,掀起一波洶湧的浪潮。
  方砉瞪大了雙眼,一時之間無法反應,因為他也不知道自己心裡湧出的情緒到底算什麼,有驚訝、有痛苦,還有一絲的……釋然。
  她失去了孩子,儘管那不是他造成的,但如果不是他讓學妹誤會了,學妹又怎麼可能會去推剛剛懷上孩子的周芊?
  所以他感到愧疚,忍不住想對周芊更好,想要好好地彌補她,然而同時,他也感受到更沉重的壓力,那已經超出了他這個年紀可以承受的範圍,他只不過是二十歲的年輕人,就算再成熟,卻還是沒有經驗去應付這突如其來的意外。
  所以方砉開始以打工、實習為由而忙碌著,身心俱疲的他,就在他以為自己再也承受不了,即將崩潰之際,周芊先他一步提出分手的要求。
  眼前的女孩,脆弱得彷彿他一觸碰就會粉碎掉似的,方砉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但分手真的是她想要的?
  周芊在他沉默的時候,緩緩地喝完她剩下一半的牛奶,見他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她用餐巾輕輕擦走嘴角的牛奶印,再次開口,「你不必因為這件事而愧疚,更無須去彌補什麼,既然已成事實,怪誰也沒有用。」
  「妳真的想分手?」方砉問。
  這個問題讓周芊頓了頓,但她很快地點了點頭,「是的,我真的想分手。」
  方砉覺得自己的頭很痛,那是因為最近他睡得很少,但他是故意的,故意讓自己這麼忙,這樣就沒有時間去想太多的事。
  而此刻他無法思考,所以當他聽到她如此肯定地重複要分手的話,他的話就不經大腦地衝口而出了,「好,我們分手。」
  周芊臉上的掛著笑意,可是他卻感覺不到她的喜悅,正當他想再說些什麼緩和變得有些詭異的氣氛時,周芊朝他點點頭,「你好好休息吧,別太逞強了。」
  輕聲的一句叮囑,成為了他們之間最後的對話。
  而方砉在他們分手後,再也見不到周芊,她沒有退學,他們在同一所學校裡上課,但方砉卻總是碰不到她,她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第一章

  俐落地將車駛入車庫停好,方砉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剛好是晚上七點,這是每週方家家庭聚會的時間。
  拿著給一對小外甥買的玩具,方砉心情不錯地往主屋走去。
  他打開門,原以為寶寶、貝貝會一如既往地跑過來,纏著他要抱、纏著他要玩具,但出乎意料地,並沒有出現他預期中的叫喚,也沒有兩具軟軟的、帶著奶香的小身軀朝自己撲過來,回應他的是冷清的玄關。
  方砉微微一愣,正想著自己是不是弄錯了日子的時候,他聽到從客廳傳來耳熟的笑聲以及談話聲。
  臉上重新掛上淺淺笑意,他隨手將手中的公事包放到一旁的櫃子上,一邊聽著那一聲聲的笑聲,一邊走進客廳。
  雖然他是準時回來,但他是所有家人當中最後一個到達的,他最愛的家人們,正或站、或坐在客廳裡,歡聲笑語地交談著,而他念念不忘的寶寶、貝貝,此刻正黏在一個背對著他的女人身旁。
  看到不屬於家人的人,方砉下意識地皺了皺眉,他不喜歡有外人走進他的家,那違和的感覺,就像有什麼不速之客闖進來一樣。
  然而看到纏在女人身邊的寶寶、貝貝,他隨即想起了小妹方悠悠下午打來的電話。
  在電話裡,方悠悠有告訴他,最近她聘請了一個保姆,來幫忙照顧這對越來越古靈精怪又頑皮搗蛋的龍鳳胎。
  這保姆人很好,做事很仔細,很疼也很照顧寶寶、貝貝,而寶寶、貝貝兩個小娃娃則超級喜歡保姆,黏人黏得捨不得分開,所以今天保姆也會跟著一起回方家。
  方悠悠深知自家大哥的個性,特地先打一通電話給他,讓他有點心理準備,還再三叮囑他,千萬不要對保姆擺臉色,否則寶寶、貝貝可是會發怒的,最後,方悠悠還不忘向他抱怨寶寶、貝貝轉情別戀,他們拋棄媽媽,投入保姆的懷抱裡了。
  方砉當時聽了也只是一笑置之,並沒有放在心上,就算保姆再好、再疼寶寶、貝貝又有什麼用,方悠悠才是他們的親媽媽,一個外人又怎麼可能取代親生母親的地位?
  只不過當方砉親眼看到眼前這一幕時,他的想法開始有所改變了。
  只見寶寶、貝貝用他們小小的屁股對著唐琛跟方悠悠,一逕地纏著那個顯然就是方悠悠口中的保姆,爭先恐後地說著話,想要得到她的注意力,對於其他人逗弄他們的舉動,也只是禮貌地給予適當的回應,然後又繼續纏著保姆不放。
  這頭貝貝才回答外婆說不餓,下一刻就趴在保姆的肩頭上,奶聲奶氣地告狀,「姨姨,貝貝告訴妳,剛剛寶寶跑到廚房偷吃巧克力,還吃了三塊,三塊!」三根短短的小指頭用力地揮呀揮的,表示自己的氣憤,因為她沒有吃到巧克力。
  被告人寶寶馬上尖聲反駁,「我沒有,貝貝不要亂講。」
  「什麼沒有?不然你剛剛跑進廚房裡做什麼?」貝貝雙手插腰,仰起肉嘟嘟的小臉,鄙夷地看向自己的孿生哥哥,「是男子漢就要敢做敢當。」
  聞言,寶寶原本粉色的小圓臉瞬間漲得通紅,骨碌碌的眼睛開始盈滿晶瑩淚水,口中不滿地叫著:「我是男子漢啦,我是啦、我是啦!」不過倒沒有否認剛剛自己偷吃巧克力了。
  眼見寶寶就要來個水漫金山寺,豆大的淚水就要掉下來時,一隻柔軟溫暖的手覆上他的小腦袋,輕聲哄著:「我們寶寶當然是男子漢,所以不能吵不贏妹妹就掉眼淚哦,而且姨說過,沒有吃飯前能不能吃巧克力?」
  寶寶忍住眼淚,小嘴扁扁的,好半晌後才搖搖頭,低聲地回答:「不能吃……」
  「嗯,因為寶寶在吃飯前偷吃巧克力了,所以吃完飯後,貝貝會有三塊的巧克力,但是寶寶沒有,這樣寶寶覺得對嗎?」
  寶寶的嘴更扁了,樣子更委屈了,可是卻沒有鬧也沒有哭,甚至還點點頭,「對。」
  「很好,寶寶很乖,所以姨明天做小布丁給寶寶吃好不好?」保姆讚許地摸摸寶寶的小圓臉,用著商量的語氣問著,讓寶寶倍感被人尊重。
  頓時間,寶寶的小嘴不再扁著,小臉也不再委屈了,一個大大的笑臉便露了出來,興高采烈地撲進保姆的懷裡,小臉在胸前蹭了蹭,大大聲地說:「好。」
  「姨姨,那貝貝有小布丁嗎?」不甘被冷落的貝貝地擠進保姆懷裡,撒嬌地問。
  「如果貝貝吃飯時乖乖的,明天也有小布丁。」無視自己的衣服被弄皺了,保姆也摸摸貝貝的小臉,說出條件。
  「貝貝很乖,貝貝有吃飯飯。」小女娃說著,乖巧地黏在保姆身上。
  「嗯,寶寶、貝貝都很乖。」保姆輕柔地哄著,兩隻白皙的手在兩個小肉背上輕輕拍著,讓寶寶、貝貝乖巧得像兩隻剛出生的小動物。
  如果換作平時的方砉,他只會覺得寶寶、貝貝真的太乖、太可愛了,然而此刻的他卻愣在原地,那保姆輕柔的嗓音,聽起來有點耳熟。
  心中湧起驚訝以及不敢置信的情緒,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聽到她的消息了,最後一次聽到她的消息,是她已經離開了這裡,到外國定居去了。
  既然如此,他怎麼可能會在國內,甚至是自己的家裡見到她?方砉自我說服著,並嘲笑自己想太多了。
  「大哥回來了。」確定寶貝兒子被保姆安撫好,並沒掉眼淚後,方悠悠放下心,想要繼續跟爸媽說話,回頭時,眼角的餘光卻不經意地瞄到佇立在眾人身後的方砉。
  方悠悠的叫聲引來所有人的注意力,包括了一直背對著他的保姆,只見她緩緩地回過身,一張清麗的容貌便落入了方砉的眼中。
  在看清那張臉後,方砉鏡片後的瞳孔猛地一縮,一向平穩的心跳竟然失速狂跳起來,那過快的速度讓他的大腦有一段時間處於空白狀態,無法思考,讓他就這樣失神地看著她。
  分開九年的時間,讓他們從年輕不懂事的少男少女,成長為成熟的男人女人,只是她看起來還是跟當年一樣柔美、年輕,時間似乎沒有在她身上刻畫下什麼痕跡,唯一不同的是,她給人的感覺比當年更要沉靜,讓人更加想要接近她。
  她不在國外,她在國內、她在他家裡。
  她……是他的初戀女友,他那個無緣的孩子的媽媽,周芊。
  周芊的目光停留在方砉身上不過短短數秒,在方砉還來不及讀出她眼中一瞬即失的情緒代表什麼時,她的目光又被她懷裡的寶寶、貝貝重新奪回,方砉只能像個傻瓜一樣,看著她柔聲哄著孩子的情景。
  她輕哄著寶寶、貝貝時語調軟柔,一手輕拍著他們的背,那畫面是多麼的溫馨美好,旁人都不難看出周芊是真心疼愛孩子的。
  別人的孩子她都如此疼惜,那她又怎麼可能不愛自己的孩子?然而她沒有孩子,她曾經擁有的孩子,也因為他的緣故而失去了。
  一陣強烈的苦澀向方砉蜂擁而至,他以為自己早就忘了,以為那件事再也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影響了,但她突如其來的出現,讓他的「以為」變得可笑。
  方砉的異常反應,方家人全都看在眼裡,但他們都聰明地保持緘默,沒有開口詢問,儘管他們都好奇,方砉是否曾經與周芊發生過什麼事,才會令方砉如此失態,但他們更清楚,有些事容不得他們兩人以外的人插手多事。

  ◎             ◎             ◎

  周芊懷裡抱著睡著的貝貝,側面看向車外的景色。
  方悠悠看著周芊恬靜柔美的側面,不禁想起今晚吃飯時那一幕詭異的情景。
  寶寶、貝貝都纏著要周芊餵飯,不要爸爸、媽媽或者是其他長輩餵,所以周芊在吃飯期間一直忙碌地餵著他們,一口飯、一口湯、一口菜,仔細地處理適合小孩子一口大小的份量,再餵進嗷嗷待哺的小嘴裡,餵完一個再換另一個,自己倒是吃上了幾口就停下了動作,而後又開始跟吃飽的一對寶貝蛋玩著啟蒙遊戲。
  她的動作不急不徐、不慌不亂,彷彿一點也沒有察覺方砉幾乎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方家的人個個不動聲色,佯裝他們沒有發現這詭異的情景,如同往常一樣吃完飯、聊一下天,然後就各自回家。
  周芊是經由一個好友介紹來當保姆的,儘管對方對周芊讚不絕口,周芊的履歷表上所填寫的經驗也是亮麗得讓人驚嘆,但方悠悠始終有所保留,因為周芊的年紀太輕了,還不到三十歲,更沒有生過孩子,所以她懷疑周芊能不能做好一個保姆。
  然而這幾天下來,方悠悠深深覺得,周芊真的是一位不可多得也求未必得的好保姆。
  寶寶、貝貝被她照顧得妥妥貼貼的,幾乎是每天一睜開眼睛就要找她,整天都圍著她打轉,周芊說什麼就是什麼,旁人說的,他們都還要先問問周芊的意見。
  而且周芊也不是一個只會縱容孩子的保姆,只要寶寶、貝貝做錯了,她會直言不諱地告訴孩子,然後會更用心地教導孩子正確的做法,讓方悠悠老是覺得自己的地位被周芊搶走了。
  不過周芊很懂得進退,在適當的時候她會退開,讓方悠悠一家四口好好地共處,她會讓方悠悠說床邊故事,哄寶寶、貝貝睡覺,她也會讓唐琛跟寶寶、貝貝玩啟蒙遊戲。
  方悠悠不得不承認,因為有周芊的緣故,他們跟孩子比以前更加親密,所以她覺得自己真的很走運,有這麼好的保姆在她家,沒有被人捷足先登。
  她曾經好奇過,是什麼樣的原因讓周芊選擇成為一個保姆,天天跟小孩子在一起,只不過現在這一刻,她卻更加好奇,周芊跟她大哥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
  方砉是方家的老大,在方悠悠心中,這個大哥幾乎就像第二個爸爸那樣,剛毅不屈、沉穩可靠,從沒見過他曾像今晚這樣失態,方砉不是沒有談過戀愛,只是方悠悠卻從未見過他用這樣的目光去看過別人。
  所以說周芊與方砉必定是認識的,而且關係匪淺,但是周芊的態度卻讓方悠悠疑惑。
  而周芊彷彿不認識方砉似的,除了最初的那一眼,一整晚下來她沒有再看過方砉,更別說是久別重逢地相談或者什麼。
  是方砉認錯人了,還是周芊故意裝作不認識方砉?方悠悠完全想不通這個問題。
  興許是方悠悠的目光太過炙熱,周芊突然回過頭,與她對望,方悠悠嚇了一跳,有些心虛地想挪開視線。
  「有事?」周芊開口問。
  方悠悠再三猶豫,最後還是敵不過心中的好奇,忍不住問出心中最想知道的事,「周芊,妳跟我大哥……是舊識?」
  周芊眨了眨眼,點頭,「我跟他是高中同學。」
  她輕描淡寫的答案讓方悠悠啞住了,再也無法問出其他的問題。
  怎麼可能!方悠悠是多麼想吼出「只是高中同學,那為什麼我大哥會用那樣欲言又止又苦澀的眼神看妳?只是高中同學,為什麼妳連一點久別重逢的喜悅也沒有,甚至連一句話也不跟我大哥說?」這些問題。
  方悠悠臉上糾結的神情,周芊默不作聲地看在眼底。
  方悠悠會問她這個問題是意料中的事,方悠悠有多重視家人,周芊很清楚,不然當初聘請她為保姆時,就不會要她幾乎是過五關斬六將地面試了。
  在方家遇上方砉,其實她也是十分驚訝的。
  當年兩人分手後,她也曾經回想過,自己這樣做到底是對還是錯,因為那個時候,她是那麼的喜歡方砉,只是看著方砉那苦不堪言的神情,她卻又覺得與其讓彼此折磨下去,還不如早早分開。
  或許連老天爺都覺得他們兩個分開是正確的,因為他們兩個直到畢業的那天,都不曾在學校裡遇見過,一次也沒有,明明她沒有特意躲避,卻連擦身而過的機會也沒有。
  剛分手的那段時間,她會下意識地徘徊在他經常出現的地方,期望再見到他,想像著她可以像普通朋友一樣,問著他的近況,但兩人同在一所學校上課,卻始終沒有再次遇見。
  直到畢業的那一天,她終於看清,他們兩個是有緣而無分,能在一起卻無法一起走到終點、走到老。
  方砉只能是她回憶中的人,一段甜蜜卻又苦澀的回憶裡的人。
  所以她不再給予自己機會去想他,她很快地就決定了畢業後的去路,她開始去學習怎麼當一個保姆、開始接觸孩子,直到九年後的今天,他們在她意想不到的地方重逢。
  周芊雖然有驚訝,但她與方砉的事早已經過去了,沒有必要讓其他人知道他們曾經是戀人的關係,也沒有必要將原本好好的事情複雜化。
  因此高中同學的身分,很好。
  見周芊又將目光投到窗外,方悠悠終於認清自己在周芊口裡絕對套不出什麼話來。
  周芊絕對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保姆,對孩子盡心盡力,但是她在面對孩子以外的人時,總是那麼安靜,半句多餘的話也不肯說。
  方悠悠也沒有辦法,只能讓好奇心撓心抓肺地折騰自己。
  所以說,好奇心太重也不是一件好事。

  ◎             ◎             ◎

  方砉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的期待每週的家庭聚會的時間,還不到下班的時間,他的心卻早就不在那忽上忽下的股票走勢分析圖上。
  他的眼睛不時瞄過手腕上的手錶,偏偏時針還只是停留在四字上面,時間流逝得特別緩慢,緩慢得讓方砉覺得那時針幾乎沒有挪動過似的。
  一份文件放到他的桌面,方砉抬起頭來,看向自己的合夥人。
  對方的臉上有著一抹很討人厭的嘲笑,讓方砉很想一拳往他面上揮去,但他忍住了,只是淡淡地問:「什麼事?」
  李揚明用指尖戳了戳文件,「你看看你自己簽了什麼。」說完,他將文件推向最近總是心不在焉的方砉面前。
  方砉隨手拿起文件翻開,下一刻,連他自己也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
  「驚訝,對吧?」李揚明指著簽名欄挑眉,不懷好意地問:「你什麼時候改姓了?你打算不姓方,改姓周了嗎?」
  方砉無從反駁地瞪著「周砉」兩字,他竟然會失神到這個地步,連這麼重要的文件都可以簽錯名,幸好李揚明把合約攔了下來,不然對他們工作室而言,絕對是一個最低級的錯誤,也會對他們工作室的聲譽造成頗大的麻煩。
  見狀,李揚明低笑著拿出另一份的文件放到方砉面前,在他看到方砉簽錯名字後,他馬上就讓秘書火速地準備另一份的合約讓方砉重簽。
  「來吧,這一次好好簽,別再簽錯了,需要我牽著你的手簽名嗎?」語末,李揚明忍不住嘴賤地嘲弄方砉一番,畢竟要讓方砉犯上這種低級錯誤,那真的不容易。
  方砉白了他一眼,重新瀏覽過整份的文件,確定無誤後才拿起鋼筆,在簽名欄簽下自己的名字。
  「很好很好,方砉同學你這次做對了,沒有錯,值得我們好好表揚。」李揚明完全無視方砉想殺了他的表情,揚起雙手就用力地拍起手來。
  方砉告訴自己要冷靜,面對無事就愛興風作浪的無良伙伴,最好的反應就是無視對方,但是方砉見李揚明那張臉就是覺得特別不順眼,只想狠狠地揍對方一頓,不過他沒有那樣做,因為比起狠揍李揚明一頓,他想到另一個更讓李揚明苦不堪言的方法。
  在李揚明目瞪口呆下,方砉拿起自己的外套,將簽好的合約遞給他,「這份合約明天需要送到陳老闆手上,我看你最近挺閒的,你就親自送過去,表示一下我們工作室的誠意吧。」
  陳老闆是業內人人爭相躲避的狠角色,不單因為對方愛計較、愛貪小便宜,更重要的是,陳老闆那個花癡女兒在他身邊當秘書,其實說當秘書只是好聽而已,那個大小姐根本就是去乾領薪水,並觀察來見陳老闆的人中有哪幾個青年才俊合了她的眼,好讓陳老闆出面邀約對方,而最近,陳小姐看上的就是有點像白面書生的李揚明。
  李揚明低咒一聲,正想求饒,但方砉哪裡還會理他,看著他像吃了蒼蠅的便秘臉,方砉扔下一句「我早退」就悠然離開。
  方砉走到車庫取車,熟練地啟動車子,握著方向盤往方家的方向駛去,這比他平日還早了兩個小時回家,不過他相信,這個時候,方悠悠已經帶著寶寶、貝貝回到了方家,而寶寶、貝貝離不開的周芊,因此周芊也理所當然地跟到方家。
  方砉從未這樣歸心似箭,也從未想過自己會這麼急切地想要早一點見到周芊。

  ◎             ◎             ◎

  還不到下班的尖峰時間,所以方砉一路暢行無阻地回到方家。
  下車後,方砉大步地往客廳方向走去,一如他預料的,方悠悠一早就帶著寶寶、貝貝來到方家,周芊也跟著來了。
  當方砉走進去時,寶寶、貝貝正一左一右地將周芊夾在中間,手裡各自抓著一塊小小的拼圖塊,而方悠悠則不知跑到哪裡去了。
  「啊,這裡這裡,貝貝的是在這裡。」貝貝用發現新大陸般的語氣,興奮地尖叫出聲,小肉手用力地把拼圖塊放上去,可是位置不對,拼圖塊不能放進框框裡,小女娃立刻就紅了眼眶,嬌氣又委屈地用手背揉揉眼睛。
  「不急哦,我們慢慢找,貝貝這麼聰明,會找到的。」周芊先把貝貝的小手拿下來,輕柔地握在手裡,然後用另一隻手摸摸貝貝的小腦袋,輕聲地鼓勵著,「姨陪妳一起找,好不好?」
  「好,姨姨陪貝貝。」有人陪伴一同作戰的感覺讓貝貝再度興奮起來。
  「姨姨也要陪寶寶。」寶寶也不甘示弱地撒嬌賣萌。
  「好,姨陪你們一起找。」周芊縱容地也摸摸寶寶的小腦袋,臉上露出一抹美好得不可思議的溫柔笑靨。
  方砉覺得這個笑容真的太美了,他記得他們在一起時,周芊也總會露出這樣的笑容。
  她會對他說:「方砉,我很快樂、很幸福。」因為跟他在一起,所以她快樂、所以她幸福。
  每一次聽到,他都會笑著說她是傻瓜,而心也因為她的笑容、她的話而變得無比柔軟。
  他曾經也以為,他們會一直在一起,但在她意外失去孩子後,他再也不是她的快樂、她的幸福,她的笑容不再那麼溫柔,她再也沒有對他說,方砉,我很快樂、很幸福。
  最後,她甚至對他說:「方砉,我們分手吧。」連一句再見也沒有,就這樣走出他的生活,就這樣離開了九年。
  或許是他發出了聲響,又或許是他的目光太過熾熱,令人無法忽視,他看到周芊從拼圖上抬起頭來,看向他。
  四目相接,他的心跳不由得亂了,隱隱作疼了起來,他踏出右腳,想往她的方向走去,他這麼早回來,無非是想跟她好好地說幾句話。
  可是周芊沒有給予他這個機會,她的臉上已經沒有剛剛那抹溫柔得令方砉幾乎想要沉溺在其中的笑容,只剩下淺淺的笑,她朝他點了點頭,沒有開口,只是再次低下頭,跟寶寶、貝貝一起找著拼圖位置。
  很明顯的,她連跟他講話的意願也沒有,方砉不是傻子,他當然知道,但是他只是想跟她講幾句話而已,這樣也有問題嗎?
  不需要深入了解,他只是想問問她這九年來過得怎麼樣,為什麼她會放棄當護士的夢想,而改當一個保姆?為什麼她連這樣的機會也不願意給他?
  他記得當年是她說分手的,兩人在分手那天也很平靜,不,應該說太過平靜了,甚至平靜得讓人完全感受不到他們曾經是那樣的親暱,甚至共同擁有過一個還未曾成形的孩子。
  方砉無法挪開目光地看著她,他想問:「周芊,我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那個時候的妳會這麼平靜?」可是在那開口的瞬間他害怕了。
  恐懼莫名地纏上心頭,他在害怕她會說出口的答案。
  然而,對於周芊有禮卻疏遠的對待,方砉卻感覺自己好像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似的,痛得讓他說不出話來。
  他想接近她、想靠近她,不想要她像對待一個陌生人一樣對待他。
  對周芊,他既想靠近卻又不得其法。

  第二章

  方砉又在看她,那樣直接不作任何掩飾的目光,周芊很難感覺不到。
  周芊始終不懂,她之於方砉,應該只是一個近乎形同陌路的前女友,他用這樣的目光來看她,真的很容易教人誤會,但她沒有出口指責,或表現出不悅的情緒,因為她不認為她開口說了、表示不悅了,方砉會有所收斂。
  她跟他當了三年的高中同學,又當過他一年多的女友,四年的時間,讓她對於方砉執著的個性依然記憶猶新,所以她不作任何的表態,也不給予任何反應,一如既往的裝作看不到,逕自一小口、一小口的餵著寶寶和貝貝吃飯。
  看著寶寶張著小嘴,一口吃下小湯匙上的米飯,一邊咀嚼著,一邊朝她露出一抹可愛純真的笑容時,周芊覺得自己的心要被這個可愛的小傢伙融化掉了,於是忍不住伸手替他擦去沾在小嘴邊的米粒。
  她當過幾戶人家的保姆,也照顧過幾個小孩,但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孩子能像寶寶、貝貝這樣,讓她恨不得疼入心坎裡。
  她多想在寶寶那圓圓的、粉嫩嫩的蘋果臉上面親一口,她知道如果自己親上去了,寶寶會露出更加可愛的笑臉,因為寶寶喜歡得到大人的注意,但可惜現在他們在是餐桌上,若是真的那樣做,就會讓寶寶分心,不肯乖乖吃飯,所以她忍下了衝動,打算吃完飯後再下口。
  這個時候,不甘受到冷落的貝貝也張著小嘴,「啊啊啊」地示意周芊也餵她吃一口飯,但是周芊沒有動作,因為貝貝嘴裡的菜還沒有吞下。
  周芊淺笑著,靜靜地看著貝貝。
  貝貝見一向寵愛自己的姨姨沒有再餵好吃的飯飯給自己,先是委屈地瞅著姨姨,無聲指控姨姨的偏心,闔上小嘴巴後,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原來她的嘴巴裡還有食物,小腦袋想起姨姨教過,要先吞下嘴裡的食物才可以繼續吃飯,不然會噎到,當下馬上心虛地、仔細地咀嚼口裡的食物、吞下,再重新張開小嘴巴,讓姨姨看到她有很乖、很聽話地吃掉所有的食物。
  周芊看了,讚賞地點點頭,這才又餵了一口飯給她。
  貝貝滿足地叼著小湯匙,小嘴巴大口大口的嚼著,看得方悠悠快要感動得落淚。
  兩個小傢伙偏食又不愛吃飯,餵他們吃飯成為她最頭痛的事,但自從周芊接手後,兩個小傢伙就好像約好了一樣,一個比一個吃得多,小身軀越來越有肉,肉乎乎的讓人更加愛不釋手。
  在周芊的餵食下,寶寶和貝貝很快就吃飽了,兩個小傢伙挺著圓滾滾的小肚子,纏在周芊身邊,貝貝撒嬌地朝周芊挺挺自己吃得圓滾滾的小肚子,「姨姨,幫貝貝揉揉肚子,貝貝好飽好飽。」
  周芊聞言先摸摸貝貝的小腦袋,低聲地問著貝貝,「姨姨陪妳跟寶寶去小客廳玩拼圖好不好?」揉肚子這動作不適合在飯桌上做,所以她打算抱貝貝去客廳玩小遊戲時,順便幫貝貝揉揉小肚子。
  可是貝貝還沒有點頭,一碗剛盛好的米飯就放到周芊的面前,她微微一愣,抬起頭來,看向面前的方砉。
  方砉會幫自己盛飯,真是教周芊意外不已,她以為,這段時間自己對他疏遠的態度會讓他明白,她完全沒有意思讓方家人知道他們曾經是戀人的關係,方砉一向都是聰明人,他應該知道她的意思。
  可現在,她不太清楚方砉想做什麼,如果是基於對她的愧疚,那大可不必。
  當年的他們太過年輕,兩個人都還在上大學,才二十歲的年輕男女,根本就沒有足夠的人生閱歷去應對那一個突如其來的意外,所以她不怪方砉。
  只是她卻不願意與方砉太過接近,所以打從心底對他抱著一份有禮的疏遠,對於他的靠近,她也是不著痕跡地迴避。
  看著那冒著裊裊白煙的米飯,周芊想說自己並不餓,比較想跟寶寶、貝貝到小客廳玩遊戲,而且被方砉那目不轉睛的視線看著,她也不認為自己可以吃得下。
  只是方砉並不打算讓她從飯桌上退下去,至少在她填飽自己的肚子之前。
  「先吃飯。」方砉吩咐道,伸手將黏在她身邊的貝貝抱起,自己則順勢坐到貝貝的位置上。
  一頓飯下來,周芊只顧著餵寶寶、貝貝,她自己卻是一口菜都沒有吃過,方砉先前以為她餵完他們後就會吃東西,可幾次同桌共餐下來,他發現周芊在餵完寶寶、貝貝後,就陪著他們玩遊戲,好像沒想過她自己也需要吃飯一樣。
  他之前不知道,所以來不及阻止她這樣糟蹋自己的身體,現在他知道了,就不可能放任她繼續這樣下去,因此在她沒有把面前這碗飯吃完前,他是不會放她離開飯桌的。
  坐在她的身邊,方砉能夠感覺到周芊有些為難,也有些尷尬,他這麼一攪和,飯桌上的氣氛突然就變得詭異起來,即使其他人都裝若無其事自顧自地繼續吃飯,但其實一個個都豎起耳朵,注意著他跟周芊的一言一行。
  沒有人會守著一個「高中同學」吃飯的,方砉這種舉動,分明就是在告訴其他人,他們兩個的關係非比尋常。
  這不是周芊想要的,卻是方砉想要的。
  當方砉從方悠悠口中得知,周芊說自己不過是他同窗三年的高年同學時,那一刻,他的胃就好像被人狠狠揍了一拳,那難受的滋味,讓他憤怒得幾乎想朝無辜的小妹嘶吼出他們兩個的真正關係,但他最後並沒有這樣做,僅存的理智告訴他,這種做法完全是損人不利己。
  所以他用循序漸進的方式,一如當年一樣,想慢慢的靠近她,然而如今卻是有別於當年,周芊迴避他,不願意接受他的靠近。
  一次次的失敗讓方砉也有些焦躁了,因此當他今晚看見她又打算不吃飯時,衝動地做出了這樣的行動,不過雖然是出於衝動,他卻不後悔。
  方砉的目光如火炬般落在她的身上,讓周芊更加地不自在。
  她垂下眼睫,半遮住她分明的墨瞳,腦中飛快地想著一個適當的藉口,好讓她可以離開這個教人倍感壓力的飯桌,可她還沒有想出藉口,就被寶寶的舉動給模糊了焦點。
  寶寶拿起周芊剛剛用來餵他的小湯匙,努力地挖了一小勺的米飯,小心翼翼地舉高,想湊到周芊的嘴邊,用著軟軟的嗓音,像周芊哄他吃飯時一樣,「姨姨,乖乖吃飯飯。」
  在寶寶的觀念裡,周芊餵他吃飯,他也要禮尚往來的餵她吃飯才對,只不過寶寶也沒想到,自己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不但讓長輩們感動不已,同時也化解了周芊無比尷尬的處境。
  周芊看著寶寶期盼的眼神,心中被一陣溫暖包圍著,瞬間忘卻了飯桌上的尷尬以及壓力,低下頭,輕輕地吃下小湯匙上的米飯,輕嚼幾口後吞下,溫柔地對寶寶說:「謝謝寶寶,飯飯很好吃。」
  寶寶很高興,想要再接再厲地餵她第二口時,坐在方砉懷裡的貝貝,卻不甘示弱地想搶過哥哥手上的小湯匙,小嘴還說著,「貝貝也要餵姨姨,貝貝也要。」小身子探出,一隻小手還伸得長長的,只是貝貝高估了自己手臂的長度,還差點打翻了周芊身前的飯碗。
  周芊反應敏捷地穩住飯碗,沒有讓貝貝打翻,回過頭正想抱起貝貝到一旁好好教導一番時,卻見到方砉抱住貝貝,一手在那圓圓、肉肉的小屁股上面拍了兩下。
  方砉的力道不重,但打在小屁股上面卻發出很清脆響亮的聲音,乍聽之下還以為他很用力地打了貝貝。
  這一下子,所有人都靜了下來。
  方砉一向都很疼愛一對外甥,尤其是貝貝,幾乎到了有求必應的溺愛地步,現在卻出手打了貝貝的小屁股兩下,雖然沒有很用力,但那已經足夠讓他們嚇得下巴都掉下來了。
  周芊皺起眉頭,她一向都主張不體罰孩子,她只會慢慢地跟小孩子講解,直到他們懂了、明白了,所以當她看見貝貝停下叫嚷以及掙扎,眼睛紅紅又委屈地看著方砉時,她心疼了。
  她伸手想抱過貝貝,好好地安慰一番,但被方砉握住她的右手,攔了下來。
  周芊不自在地縮回手,方砉也沒有為難她不放,放開她以後,他低下頭,語氣輕緩卻嚴肅地問著貝貝,「姨說過,不可以在飯桌上吵鬧,對吧?」
  他看過周芊或教導或哄著寶寶、貝貝的情景,當他們做錯事時,周芊就會用這樣的語氣跟神情跟寶寶、貝貝說道理,如果孩子不明白,她也不會感到不耐煩,反而會更用心,用孩子能明白的意思解釋給他們聽,等他們聽懂了,她會摸摸他們的小頭袋,或者是拍拍他們的小肉背,表示稱讚。
  所以當方砉看到貝貝搗亂時,也不自覺地用周芊的方法教訓貝貝。
  或許是方砉臉上的表情太過嚴肅了,又或許是從未見過大舅舅這一面,貝貝好像受到驚嚇似的縮了縮身子,小臉蛋看上去更可憐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上海基诺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