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點愛套書 > 商品詳情 【經典推薦】誘君歡《全三冊》
【3.2折】【經典推薦】誘君歡《全三冊》

點點愛AL350-352OP--似是故人來

會員價:
NT2133.2折 會 員 價 NT213 市 場 價 NT660
市 場 價:
NT660
作者:
似是故人來
出版日期:
2014/0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5
銷量:301
夜夜難寐
NT85
銷量:233
一百零一夜
NT85
銷量:200
十年一夜
NT85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85
銷量:181
離婚有點難
NT85
銷量:171
夜劫
NT85
銷量:164
王妃不管事
NT85
銷量:151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5
銷量:137

冷酷如冰的恩平侯嫡子,一心求娶傻氣富商女,
不惜拋下榮華富貴,也要將她禁錮不願放手,
是為改寫前世滅門之仇,還是今世情債未了?
「似是故人來」筆下最熾熱的情愛糾葛,保證讓您百讀不厭!


前世的虞君睿風華卓絕,喜歡他的姑娘不少,即便沒娶妻,
想收通房也是件簡單不過的事,他卻潔身自好地沒逛過妓院,
也沒讓丫鬟侍過寢,獨獨對葉素薰這女子神魂顛倒。
奈何,前世兩人相識前,他狠絕地滅了葉家,
讓葉素薰從錦衣玉食被捧著的千金小姐淪為階下囚,
牢獄的非人生活,讓她本能地依賴帶她離開牢房的虞君睿。
相識後,他明明為她神魂顛倒,卻還是辜負了葉素薰的一片癡情,
遲遲沒有給她名分。當她收拾細軟想走,虞君睿卻不顧家族反對,
堅決地昭告天下,想逼她成親時,葉素薰卻不願意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葉素薰從夢裡醒來,騰地坐了起來,環視了一下四周,她屈起雙膝,兩手抱膝,把臉埋進膝蓋中默默發呆,撲通撲通的心跳聲在靜夜裡清晰可聞,口腔中似乎還殘留著夢裡的血腥味,而下面祕處如往常每一次從夢中醒來一樣,不用摸她也知是溼漉漉的。
  她又作夢了,夢見了虞君睿,夢到了他哀求她別離開他,而她還是和以往的每一個夢一樣,拒絕答應他,然後他又用溫柔纏綿且狂野熱烈的佔有來宣告,來凌虐她的身與心,夢裡的情景狂亂激烈,只是回想也讓人臉紅身熱。
  為何重生後便一直作著這樣的夢?葉素薰不停地問自己,她搜腸刮肚也找不到記憶裡重生前與虞君睿有交集的地方。
  葉素薰知道自己重生了一回,三個月前她醒來時,發現自己竟躺在家中自己閨房的床上,房中藥香瀰漫,窗外翠竹搖曳,竹影透過雕花格子窗投映在地上,一枝一葉活潑分明。
  記憶中,葉家已經被滿門查抄了,這樣的景緻是葉家被抄家前的,葉素薰竭力想釐清怎麼一回事,卻發現腦子裡的記憶斷斷續續連接不上。
  她記得十三歲以前的一切,她爹葉博征是大昭國江南數得著的富商,她娘葉楊氏是她爹的正室夫人,育有她一女,還有一子葉展揚,家中有三個姨娘陳氏、吳氏、李氏,吳氏、李氏無所出,陳氏育有兩女一子,葉府的二小姐葉素月、三小姐葉素雲、二少爺葉令揚。
  她也記得臨死前的一切。
  「姐姐,妳安心去吧,我會替妳照顧夫君的。」劉婉玉一雙纖手往葉素薰的肩膀上用力一推,她倒進虞家後花園裡寒冷的瀲波池中,那個時候的她連掙扎都不曾,她回想起來,覺得那時的自己竟很感激劉婉玉推了那麼一把,她根本沒有害怕死亡的到來。
  夫君是虞君燁嗎?葉素薰覺得不是,劉婉玉是虞君燁的爹所娶繼室,劉氏的姪女,也是劉氏所出虞家第二子虞君睿的表妹,聽說是內定給虞君睿的妻子,怎麼會與虞君燁有瓜葛?
  而她自己記憶裡,自己是長輩們口頭約定過要許配給虞君燁的,卻為何會在夢裡與虞君睿糾纏不清呢?因為記憶的缺失,太多事情葉素薰理不清楚。
  甦醒後,侍候的丫鬟綠蘿、紫蝶事無巨細都做了,把她當三歲孩子對待,她當時對於這些情形有些莫名其妙,一時間沒有說話,而後從兩個丫鬟的對話中她聽出來了,自己竟是一個白癡,已經十五歲,行過及笈禮了。
  「大小姐,妳又一夜不睡。」清脆的聲音響起,綠蘿掀起帷幔走了進來,看向葉素薰的眼神帶著嗔怪與心疼。
  葉素薰把頭從膝蓋中抬起,默默地看著綠蘿,前世的記憶裡,葉家因連坐之罪被查抄後,她的爹和葉展揚、葉令揚還有府裡的男下人都被處斬了,她娘自縊身亡,除了她一人,葉府其他女眷皆淪為官妓,淪為官妓的人中便有綠蘿、紫蝶,從小侍候她且親如姊妹的人。
  「好好兒的,小姐怎麼就變成這樣呢?」綠蘿叨唸著,大眼泛著淚花。
  「妳又在嘮叨了。」紫蝶端著盥漱物品走了進來,低聲道:「小姐變成白癡,是福是禍還不定呢。」
  「也是。」綠蘿收了淚,不由自主微微笑了一笑,小聲道:「蘭苑那邊見大小姐不省事了,樂不可支呢。」
  「陳姨娘總想著攀高枝兒,殊不知虞家那樣的百年世家望族,府裡丫鬟美貌如花、侍妾成群,葉家商戶人家,便是大小姐是嫡出的,與虞老爺有婚議,還是因早年太爺於虞家有恩,所以二小姐一個庶出女兒進了虞家又如何,未必便能得勢,得勢了也不定能長久。」
  「小蹄子話真多。」綠蘿眼中笑意更濃,「妳把大小姐素常說的話說了出來,不知道的還以為妳小蹄子多有見地。」
  葉素薰感慨地看著,才剛十四歲的綠蘿和紫蝶彷彿兩朵嬌豔的春花,可惜這樣燦爛無憂的日子又能過多久?
  她不想嫁進虞家,虞君燁還是虞君睿她都不想招惹,前世模模糊糊的記憶告訴她,葉家就是因為虞家之故被查抄的,她想盡力保住葉家,以求得她娘親、弟弟還有親如姊妹的人,免於在葉家這座大廈傾倒時遭受不幸。
  「今天要給小姐怎麼打扮?是豔麗些還是素淡些?」紫蝶問道。
  「都不中,清雅便可。」綠蘿笑道:「素了不恭敬,豔了蓋住二小姐的鋒頭,今日該讓二小姐出出鋒頭。」
  「妳說的對,就依妳。」
  兩個丫鬟意見一致,替葉素薰梳抹穿戴起來。
  如此鄭重其事,難道是虞君燁從江寧來了?

  ◎             ◎             ◎

  重禧堂裡很熱鬧,葉素薰遠遠便聽得陳姨娘溫軟輕柔的言語,以及二妹葉素月柔媚的聲音、她爹葉博征樂呵呵的笑聲,這其中夾著一個清潤溫和的聲音,果然是虞君燁來了。
  葉素薰在綠蘿、紫蝶的攙扶下,緩緩步進大廳。
  「大小姐,見過老爺。」綠蘿扶著葉素薰半屈身,指著坐在中間楠木大靠背交椅上的葉博征道。
  「大小姐,見過老爺。」葉素薰在眾人迥異的視線中向葉博征施施然行禮,姿勢很標準,就是剛才綠蘿的動作,話也說得一模一樣。
  葉博征臉頰的肌肉一跳,眉頭皺了起來,看向坐在右側的葉楊氏,「薰兒怎麼看著更糊塗了?這些日子有沒有請大夫來診脈?」
  「有的,大夫說心智失了,跟孩子似的,身體沒問題。」葉楊氏細聲道。
  葉素薰垂下頭,強忍著咬唇的衝動,葉博征寵陳姨娘,葉楊氏在葉家中的地位本來便岌岌可危,眼下客人在場,他若真關心自己這個白癡女兒,便得顧念著葉楊氏的臉面,不該這時動問。
  「老爺,慢慢來,不急的,總是能治好的。」陳姨娘嫣然一笑道,體貼地遞了一杯茶給葉博征。
  「聽說葉家大小姐麗質天生,果然名不虛傳。」低沉的聲音響起,如陳年醇酒加了冰一般,清冽透澈。
  葉素薰心頭一震,這聲音喑啞些便與夢裡的人一模一樣,虞君睿竟也來了!不是聽說虞家兄弟面和心不和嗎,為何千里迢迢從江寧一起來了?
  葉博征聽得虞君睿這句話,略微挽回一點面子,臉色這才緩了緩,擺了擺手道:「扶大小姐下去。」
  葉素薰鬆了口氣,頭垂得更低了,攀著綠蘿的手緩緩地轉身。
  「且住。」一個身影隨著聲音,夾帶著一陣風疾閃到葉素薰跟前,似是怕遲得半拍她便消失了一般,視線裡的人走得急了,袍角翻飛,簇新的朱底銀紋滾袖邊束身長襟錦袍,身段悅目,英氣撲面而來。
  「世伯,小姪前些時偶得一樣飾物,今日看來甚配素薰妹妹,便贈與素薰妹妹為見面禮吧。」
  誰要你的禮物!葉素薰心中焦急,奈何扮著白癡,不能自己行動。
  「啊,世姪,你哪裡得來的這串玲瓏暖玉鍊?」虞君睿的禮物剛摸出來,葉博征失聲驚叫。
  玲瓏暖玉鍊!葉素薰驚呆,玲瓏暖玉鍊她前世聽說過的,此物戴在脖子上不只冬暖夏涼,還能祛毒治病,只不過此物認主,百年難尋它的主人,尋常人戴了不只沒有那些功效,還會適得其反,百病纏身。
  前世死前,她脖子上戴的似乎便是玲瓏暖玉鍊,葉素薰下意識地伸手撫脖子。
  一隻大手輕輕地放到她撫脖子的手上,那隻手指骨節修長,乾淨細膩中又隱著不可小覷的力量,就是這隻手在夢裡撫遍自己全身的每一寸肌膚,作弄挑逗自己的祕處,只是這樣想著,葉素薰感覺到自己竟然身體發熱了。
  也不過眨眼間,那隻大手的主人溫柔地把她的手拉開,清脆的珠玉撞擊聲響起,濃烈的陽剛氣息逼近,灼熱且微微粗糙的指腹,有意無意地刮過她脖頸上細膩的肌膚,葉素薰如遭雷擊,身體深處一陣悸動,頃刻間面泛紅潮、心跳如雷。
  「素素……」一聲若有若無的嘆息在耳邊響起,葉素薰一震,一時間忘了要假裝,睜大眼看向虞君睿,她看到一雙壓抑著痛苦的眼睛,那雙深邃的眸子在看到她睜開眼後,瞬間燒起如焚似荼的烈焰。
  他為什麼喊自己素素?為什麼會這麼痛苦?為什麼會有這樣狂熱的眼神?難道自己記憶缺失的十三歲到十五歲,這段當白癡的時間裡見過他?葉素薰愣怔著,眼光呆滯,眼珠子定在虞君睿臉上一動也不動。
  「薰兒戴上這暖玉鍊很好看呢。」虞君燁帶笑意的言語打破了靜寂,葉素薰眼珠子還僵直著,他走了過來把她拉開。
  拉著自己的那隻手微涼,滑膩膩的讓人噁心膽寒,葉素薰想甩掉,卻又怕被識破自己不是白癡,不敢有所動作,只能僵僵的,任由那隻像小蛇一樣微涼的手握著自己。
  「咳咳……」葉博征掩飾著咳了咳,虞君睿失禮的舉動把他驚住,而虞君燁狀甚親密地拉著女兒的行為,也讓他一時不知怎麼反應。
  虞君燁把葉素薰拉到葉博征跟前,笑吟吟道:「伯父,薰兒十五歲了,小姪此次前來是按虞葉兩家的約定,向薰兒提親的。」
  提親?向一個白癡提親,虞君燁打的什麼主意?葉素薰聽到此起彼伏的吸氣聲,還有她娘親葉楊氏喜極的低泣,而她自己只希望她爹爹別答應,記得素月很想嫁進虞家,改許素月吧,葉素薰在心中暗暗道。
  似是聽到她的祈求,葉博征在又一陣大咳後,開口道:「君燁,虞葉兩家早有約定,老朽本不該拒絕,只是薰兒如今這樣,只怕當不起虞家長子嫡媳的重任,月兒……」
  「伯父,兩家結親之議自薰兒出生時便定下,虞家豈可因薰兒生病悔約,還望伯父應下,免使虞家失信。」
  虞君燁語調溫和,言辭卻尖銳犀利,一副大義凜然模樣,葉博征為難了。
  「老爺,妾身心口好疼。」陳姨娘捂著心口,顰眉嬌弱地低叫。
  「啊!快、快請大夫,君燁賢姪且先安心住下,婚事容後再議。」
  陳姨娘心口疼得如此及時,葉博征順水推舟,半抱半扶起陳姨娘往門外急走。

  ◎             ◎             ◎

  「真奇怪,虞家兩位少爺都喜歡大小姐。」
  「是啊,太怪了。」
  回到疊翠苑,綠蘿和紫蝶湊到一處,嘰嘰喳喳議論起來。
  葉素薰也感到奇怪,她坐在窗前,雙手橫放窗臺上,下巴抵在手肘上,默默地回想著剛才臨走時虞家兄弟的對話。
  「大哥,來前約好的,我不再與你爭奪虞家的繼承權,你不與我爭素素的,為何出爾反爾?」
  「因為我發現,薰兒比虞家的繼承權更吸引我。」
  這是怎麼回事?虞君睿為了她與虞君燁達成協議,放棄與虞君燁爭奪虞家的家主之位,而虞君燁本來答應了,到了她家後卻又出爾反爾?
  希望陳姨娘在她爹那裡加一把火,把虞家親事拉過去,素月與她同歲,素雲十四,兩姊妹許配給虞家兄弟正好,她一個都不想要。
  「綠蘿姐姐、紫蝶姐姐,虞二少爺來了,想見大小姐。」小丫鬟進來稟報。
  「這用得著稟報?他一個大男人要見大小姐,不是毀人清譽嗎,不見。」
  「於禮不合,回了,讓他走。」
  葉素薰暗暗叫好,看來自己這兩個丫鬟挺清醒的。
  「奴婢說過的,可攔不住,若不推託著要稟報,他便直直往裡闖了。」
  「豈有此理。」綠蘿插起腰,氣昂昂道:「紫蝶,走,咱們去趕走這位囂張的虞二少爺。」
  沒有人可以阻止虞君睿要做的事,葉素薰被腦子裡突然浮起的想法震住。
  院門處綠蘿和紫蝶的聲音越來越高,葉素薰站了起來,出了房間,飛快地往房子後面的竹林走去,她喜歡喝新鮮的竹葉芯水,疊翠苑裡備有梯子,綠蘿和紫蝶每天早晨會攀著梯子上竹子頂部,採摘最嫩的半捲著的竹葉泡水給她喝,那木梯靠在房子後面的院牆上。
  踩著梯子上了院牆,葉素薰挽起裙子,一腿在裡一腿在外坐穩,伸手把梯子提起放在院牆外,出了疊翠苑。
  逃避的舉動很怯懦,最好的做法是當面斥責,讓虞君睿以後不要來找她,然而葉素薰心裡沒底氣,隱隱地覺得如果見了面,虞君睿會如夢中那樣,用那種卑鄙的手段讓她屈服。
  夢裡的那些手段……葉素薰打了個寒顫,她感到害怕,不是害怕虞君睿的那些手段,而是對自己內心深處竟渴望他對自己施出那些手段感到害怕。
  疊翠苑背後便是葉家的後花園,葉素薰神思不屬地走了進去。
  小溪在園子中蜿蜒,流水潺潺,早春三月樹綠草青,清風輕輕拂過,空氣中蕩漾著清新的草木香,和煦的陽光照耀下,草木憑空多出了一分空靈,滿地清幽中跳躍著勃勃生機。
  葉素薰怔怔地行走著,似熟悉又陌生的景緻讓她恍惚。
  君睿哥哥,這園子裡為什麼只有大樹?我不喜歡。
  素素喜歡什麼樣的?
  我要園子裡有小溪蜿蜒,小溪邊栽著小樹,地上都是小草,綠油油的,草叢中開著紅的、粉的、白的花兒……
  好,素素喜歡什麼樣的,君睿哥哥就把這園子弄成什麼樣的。
  小女孩愛嬌的聲音還有寵溺的男聲,在葉素薰耳邊似近似遠地響著,聽著清晰卻又捉摸不著。
  葉素薰無力地靠到假山上,她聽出來了,那撒嬌的清脆女聲是還是白癡的自己,那無比寵溺縱容、低沉醇厚的聲音的主人是虞君睿。
  伴著聲音,她的腦子裡還出現一個場景,虞君睿坐在石凳上,把她抱坐膝上,摘了一顆一顆的晶果餵她,不時拿起布巾擦掉她唇角的汁水。
  「大姊都成白癡了,怎麼君燁哥哥還要娶她?二姊,妳說怎麼辦?」有腳步聲由遠而近,在假山另一側停下,稍停之後葉素雲的聲音響起。
  葉素薰愣了愣,那邊的人不知自己在這裡吧,偷聽人家說話很失禮的,要不要出聲表明自己在這一邊?
  「都怪娘不做得俐落點,說什麼弄死了會引起爹的懷疑。」葉素月嬌媚的聲音有些變調,可以想像她是擰著眉頭,咬牙切齒說出來的。
  這話說的是……葉素薰揪住衣襟,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也怪不得娘,大姊沒變白癡前,爹可是把她寵得如心頭肉般。」葉素雲溫柔地勸解道。
  一聲炸雷在葉素薰腦中響過,不須聽得再多了,只這兩句什麼都清楚明白了,原來自己突然變成白癡,是陳姨娘下了藥。
  好狠毒的心,更狠的是自己這兩個如花似玉的妹妹,葉素月竟還想置她於死地,葉素雲明知內情卻沒有阻止,娘親處處讓著陳姨娘求家宅和睦,自己從來不爭不佔,僅因為與虞君燁的婚約之議,她們便……
  「素雲,妳說說看,難道我長得不如大姊?」
  聲音越發近了,似乎就要走到假山這邊,葉素薰心臟狂跳,若是被發現了,她們會不會狗急跳牆殺她滅口?或者不裝白癡了,與她們翻臉?可她爹寵著陳姨娘,她娘親性情懦弱,掛著正室夫人的名頭,卻沒有理家之權,只有點頭之份,葉府被陳姨娘控制著,她們沒有與陳姨娘對抗的資本,或是鬧到她爹爹面前,讓她爹給她作主?然沒有證據,殊無勝算。
  「兩位葉小姐好興致。」虞君睿的聲音從天而降,腳步聲停了下來。
  機會難得,葉素薰挽起裙子,輕輕地朝著來路走去。
  靠著圍牆的梯子不見了,葉素薰眉頭一皺,看來只能出園門從正門回疊翠苑了。
  遠遠地繞開假山,快到園門時,看到守在園門口,葉素雲與葉素月的丫鬟青萼和碧荷時,葉素薰打消了出園子的念頭。
  原來讓人守著園門了,而她一直窩在疊翠苑不外出,葉素月與葉素雲以為園子裡沒人,才那麼大膽,在園子裡便談論起來,她這時出去倒像作賊心虛,告訴葉素月與葉素雲,自己剛才躲在園中,偷聽到她們的談話了。
  葉素薰折了一朵鮮花捏在手裡,摘下花瓣揉了揉,往臉上塗抹,緩悠悠走著,這個傻樣子遇上葉素月與葉素雲,應該也不會引起她們的懷疑,她顧不得考慮避開虞君睿了。

  ◎             ◎             ◎

  葉素薰兜了半圈,沒有遇上兩個妹妹與虞君睿,尋思她們許是出園了,不覺放下心來。
  重生後要裝白癡,鎮日在疊翠苑不敢外出,此時看著滿眼碧翠不覺心曠神怡,想起許久沒戲水了,心癢難耐,徑直往園中小溪而去。
  變成白癡前,葉素薰頗得爹疼愛,見她喜歡流水,家裡也不缺銀子,於是讓人在後園中挖了長長的一彎小溪,繞園一周,然後溪水流進園中的澄明湖。
  溪水不深約半人高,清澈見底,溪底放著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鵝卵石,葉素薰來到小溪邊,止不住戲水之心,抬眼四顧沒有人影,把繡鞋襪子脫了,褲管高高拉起,挽了裙子坐到小溪邊,把兩隻小腳伸進水裡,動來動去扮著小魚游水。
  好久沒有這麼愜意過了,葉素薰輕嘆,恍惚中忽而有聲音響起,「素素的腳真好看。」
  「君睿哥哥壞蛋。」葉素薰不知為什麼,這麼愛嬌的一句話從自己口中說了出來,難道又是在作夢?
  肯定是的,她想,因為她看到虞君睿跳下小溪,扶起她一雙光裸的小腳,輕輕地揉捏按摩,他的大手在她圓潤嬌嫩的腳趾中穿行,抑或在腳底按壓幾下,或整個握住她的腳板使力握緊……
  「唔……」葉素薰舒服地哼了哼,道:「君睿哥哥,不要停……」
  好舒服,葉素薰躺了下去,閉上眼睛靜靜地感受著那種快樂與放鬆,腳趾處的感觸似乎變了,變得溼滑、變得狂野,軟軟的東西有力地舔著她的趾縫,小腳趾兒被吸吮輕咬。
  「君睿哥哥……」葉素薰周身發熱,軟綿綿的沒有半分力氣。
  「素素,喜歡君睿哥哥這樣弄妳嗎?」
  「不知道……」葉素薰失措地搖頭。
  「素素,來,坐起來,看著君睿哥哥弄妳。」喑啞的聲音在誘惑她,葉素薰緩緩坐了起來。
  小鳥從頭頂飛過,啾啾聲將醉夢中的人震醒,葉素薰迷濛的雙眼緩緩聚焦,看清楚眼前的情景時,她如遭雷擊。
  虞君睿真真切切就在眼前,他半跪在溪水中,周身溼透,雙手捧著她的腳,唇線分明的嘴含著她的大腳趾,他抬頭看她,一雙人前如寒潭般深邃莫測的眸子閃著火熱的慾望,自己是未出閣的女子,他怎能如此放肆?
  「虞君睿,你混蛋!」葉素薰怒不可遏,抽出腳趾,拚盡全力一腳蹬去。
  虞君睿不閃不避,卻沒有被蹬倒,葉素薰的一隻小足被他的大手握住。
  「素素,咱們僥倖重生了,從頭來好不好?」
  「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放開我!」葉素薰被那低沉哀切的聲音灼燒,她不願去想,拚命扭動要把被抓住的腳抽回。
  「不和道我說的是什麼,真的不知道嗎?」虞君睿眼中火光一閃,葉素薰被他扯下溪中。
  「你幹嘛,放開我!」
  「一會妳就不想我放開妳了。」又是熟悉的悲愴與激憤,葉素薰一愣,回過神來時褲子已離了身體。
  這裡隨時有人來,葉素薰慌了,她眼底的害怕讓虞君睿心疼,然而他停不下來了。
  她腿間與前世臨死前不同,那時他們歡愛過七年,那裡顏色是濃濃的深紅,芳草也較為濃密,現在花蕊未經人事,柔軟嬌嫩,呈淺淺的粉紅,卻是自己剛得到她那時的風景,半隱半露的縫隙微微顫動,比最美的花兒還要誘人。
  虞君睿周身氣血逆流,猛地把葉素薰推到溪岸,抬起她的雙腿架到自己肩膀上,俯下頭張嘴便含住了那柔嫩至極的花朵。
  在那之後,葉素薰不知自己怎麼回的疊翠苑,也不知虞君睿怎麼說服自己的兩個丫鬟,她迷迷糊糊地由著虞君睿抱著她沐浴、餵她吃飯,再把她放到床上,蓋好被子輕輕拍背哄著她入睡。
  他在她耳邊哼著娘親哄孩子入睡的歌謠,其實不用他哄,被他在溪水中顛來倒去作弄了那許久,她倦極睏極,身體剛黏著床,很快睡死過去了。

  ◎             ◎             ◎

  葉素薰睡了重生三個月以來最香甜的一晚,醒來時窗外豔陽高照,日已近午。
  「小姐,妳醒啦。」綠蘿與紫蝶坐在床前,兩人眼眶紅紅的。
  侍候她盥漱穿衣、梳髮上妝,綠蘿與紫蝶兩人的行動與往常無異,看來虞君睿並沒有說出自己不是白癡的真相,葉素薰想了想,決定還是跟她兩人坦白,她沒說自己是重生的,只講突然好了過來。
  喜極痛泣後,綠蘿和紫蝶同時問道:「小姐,妳……妳沒傻?那、那……昨天虞家那個畜牲對妳做的事,妳都知道?」
  看著兩個丫鬟憤怒不甘又無奈的表情,葉素薰明白了,虞君睿為何能說服她兩人,在疊翠苑裡如主人一般行動,他根本不須說什麼,只要讓綠蘿兩人知道,自己跟他已……葉素薰難過地捂臉,她想遠離虞君睿的,可事情似乎不是她能控制的。
  「小姐,那個畜牲說要跟老爺提親,可是妳跟虞大少爺早有議親之約,虞大少爺若是不同意,該怎麼辦?」綠蘿圓圓的小臉皺成一團。
  「小姐,妳想個辦法,把二小姐和虞大少爺送作堆吧。」紫蝶出主意。
  把葉素月和虞君燁湊成堆,葉素薰暗暗咬牙,陳氏母女害她成了白癡,自己還想辦法撮合素月和虞君燁,豈不是……還有這般心機歹毒的妹妹,同入虞家門,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
  虞家的情況她聽說過的,虞君睿雖然娘親健在,可劉氏是繼室,到底不如元配,聽說虞父對髮妻情深義重,甚是疼愛虞君燁,娶劉氏只是因為虞君燁甫出生便喪母,沒人撫養,娶個女人替自己撫育孩子。
  葉素薰猶豫不定,綠蘿愁眉道:「親事若是不能盡早訂下來,萬一小姐害喜了可怎麼好?」
  害喜?誰?葉素薰一呆,猛一下回神,臉漲得通紅,想說自己沒有被虞君睿得了身子去,不會害喜,卻又說不出來,被他那個樣子作弄,跟被他得了身子去沒差。
  「綠蘿,老爺吩咐,請大小姐到遊春廊陪客人賞花飲宴。」前廳的丫鬟過來傳話,打斷了葉素薰主僕三人的討論。
  「老爺也真不避諱,若不是這樣把虞家兩位少爺往內院安排,小姐也不至於……」綠蘿叨唸道,她對於自家小姐未進洞房便已被人採摘了耿耿於懷。
  「避諱什麼!」紫蝶撇嘴,葉素薰無奈地笑了笑,她老爹當然不會避諱,虞家的家世等閒人高攀不上,虞君燁兄弟倆人才出眾,他老爹巴不得三個女兒都嫁進虞家呢,沒有條件也要創造條件,虞家兄弟上門來,她老爹當然不會去想什麼男女有別,自是安排他們住內院,商家本來規矩也沒有世家士族多,如此倒也不算多失面子。

  ◎             ◎             ◎

  葉素薰到時,眾人都先到了,正在廊下賞花。
  虞君燁著白衣,身姿挺拔,衣袂迎風飄揚,眉目俊雅;虞君睿沒有著束身勁裝,一襲廣袖長袍,神情冷漠,雙手抱臂倚在廊柱上,不知在想什麼。
  「大姊,妳來了,就等妳了。」葉素月嬌笑著道。
  葉素薰心道她可真夠費心打扮的,葉素月上身一件灑紅對襟緊身小緞衫,豐滿的雙峰呼之欲出,下身是石榴紅裙子,裙裾波紋蕩漾,一雙柳葉眉修得甚是整齊,嘴唇往小裡描了,胭紅的一點,頗有羞煞海棠、妒倒石榴之豔色。
  葉素薰默不作答,眼光直直的,扶著綠蘿的手緩緩前行。
  葉素雲殷勤地迎上前攙扶葉素薰,微笑著道:「二姊,妳忘了大姊現在跟個小孩一樣,不會回答的。」
  「是哦,我糊塗了。」葉素月捂嘴輕笑。
  葉素薰在心中暗暗不齒,自己是傻瓜一事,用得著再三強調嗎?
  所謂的賞花宴,大約是葉博征想找個名目,讓三個女兒與虞家兄弟親近,他和葉楊氏、陳姨娘等人都沒來。
  葉素雲扶著葉素薰坐下後,葉素薰暗讚好心機,原來剛才那話以及後來迎上來攙她的舉動,可不只是強調她是白癡,瞧她兩姊妹一左一右夾著她,看來這才是目的,要隔開她與虞家兄弟呢。
  眾人在圓桌邊團團圍坐,葉素薰左首是葉素雲,右首是葉素月,葉素月過去是虞君燁,挨著虞君燁的是虞君睿,虞君睿挨著的便是葉素雲。
  「這花開得真好,聽說君燁哥哥出口成詩、文采斐然,請君燁哥哥吟詩一首,讓妹妹們開開眼界,可否?」葉素月崇拜地看著虞君燁,聲音柔得滴得出水。
  「吟詩?」虞君燁刷的打開摺扇,輕輕地搖了搖,晃了會兒腦袋,那樣子快要吟詠出來了,忽又停了下來,看向葉素薰,「薰兒,妳想聽君燁哥哥吟詩嗎?」
  吟詩又不能當飯吃,我餓了,只想吃飯,葉素薰在心中翻白眼,可惜扮著白癡,不能刺上那麼一句,只能沉默著,傻傻地盯著空空的桌面發呆。
  「大哥、兩位葉小姐,先上菜上飯吧,吃了飯才有力氣作詩。」似是聽到葉素薰心底說的話,虞君睿開口道。
  芙蓉鮮蔬羹、蜂蜜煨雞腿、八寶乳豆腐、醬醋石花肘、玉蘭片等菜餚一道一道端上,色香味俱絕,葉素薰早上起得遲了,沒有用早膳,肚子早餓了,今日虞家兄弟列席,她倒不擔心陳姨娘在飯菜中下毒,橫豎扮著白癡,無須裝模作樣,她拿起箸子自在地吃了起來。
  她也沒跟眾人打招呼,虞君燁有些瞠目地看著,虞君睿卻站了起來,旁若無人地把菜盤湯碗調了一下,他調到葉素薰跟前的都是她喜歡吃的,葉素薰有些許感動,又微有不悅,他這樣子不避嫌疑,只怕更加引起虞君燁的挑戰之心。
  「大姊,喝點湯潤著,別光吃菜和飯。」葉素雲站了起來,體貼地拿起葉素薰的湯碗替她舀湯。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葉素薰停下箸子,半瞇著眼看似迷迷瞪瞪,實則小心翼翼提防著。
  「大姊,這是精選的小排,伴同山藥、玉竹……好多種藥材小火慢燉的,最是暖胃滋補,大姊喝一碗。」葉素雲裝了湯卻不擱下,端著湯碗來到葉素薰眼前,詳細無比地介紹起小排湯來。
  「三小姐,陳姨娘讓奴婢問妳……」葉素雲的丫鬟澄玉從遊廊那邊奔了過來,頃刻到了跟前,腳步卻不停頓,直直朝葉素雲撲了過來。
  葉素薰暗叫不好,一碗熱氣騰騰、泛著油光的小排湯在她眼前呢!
  急切間,葉素薰往右側葉素月那邊閃避,卻驚恐地發現動不了,葉素月不知何時兩手卡著她的腰,不讓她閃避,澄玉撞上葉素雲了,眼看著油光光的一碗湯就要潑到自己臉上,葉素薰大駭,電光石火間,一隻大手伸了過來,五指張開成掌,一撥一擋,葉素雲的湯碗朝葉素月飛去。
  「啊!」葉素薰聽得葉素月一聲慘叫,尚未回神便已被拉離桌面,拉進一個寬闊的懷抱。
  「素素、素素,有沒有燙著?」
  燙到沒有,嚇到是真的,葉素薰沒想到在虞君燁面前,兩個妹妹竟敢使出來這般陰險的手段。
  虞君睿一隻大手來回摸索,臉色有些發白,葉素薰想推開他,眼角瞥到虞君燁陰沉沉的一張臉,瞬間改變主意,倚著虞君睿一動也不動,由著他在自己臉頰和脖頸肩膀來回摸弄檢查。
  「還好沒事。」虞君睿摸了半天,低聲嘆息。
  幸得他及時出手,葉素薰暗暗慶幸,偷眼看葉素月,葉素月被那一碗熱湯潑到臉上,此時臉頰猩紅,帶著點點水泡,不知會不會毀容。
  被虞君睿半擁半帶著出了遊廊,很遠了,葉素薰把他推開,低聲道:「我自己回,你回去看著,她們若是在我爹面前胡說,你把真實情況說說。」
  「她們不會在妳爹面前胡說的。」虞君睿淡淡一笑,「她們會照實說,詳詳細細地說,不會歪曲也不會粉飾,明著還會把責任往自個身上攬,妳的兩個丫鬟,我剛才使眼色叫她們別跟來,她們留在那裡聽著的,回頭妳問問她們。」
  「你就這麼了解素雲、素月?」葉素薰不悅,斜了虞君睿一眼。
  「這是大戶人家鬥爭的技巧,妳和妳娘太嫩了,所以才會敗了。」
  「敗了那是我們沒和她們爭。」葉素薰噘嘴,不滿地嘟囔。
  「妳沒爭,可不表示妳娘沒爭。」虞君睿刮了刮葉素薰的鼻子,寵愛地笑看著她,「此次親事成了,如果妳娘能不在意葉家的一切,我把她和妳弟弟一起帶走,跟著咱們清清靜靜地過日子。」
  「你家的水更渾。」葉素薰衝口而出,不知為何心口有些疼。
  「素素,還生我的氣?」虞君睿神情有些黯然,拉過葉素薰擁進懷裡,低聲道:「上輩子是我的錯,這輩子我不會再讓那些錯誤發生了,妳放心,我決定離開虞家獨過,咱們此次離開後不回江寧,投身科考我不行,經商難不倒我,我會想辦法讓妳無憂無慮過日子的。」
  虞君睿離開虞家,捨棄他苦心經營的一切!葉素薰呆了,雖然上輩子的事記不清,卻隱約記得虞君睿後來當上虞家家主,襲了爵位的,離開虞家意味著連分家產都放棄,虞家可是擁有良田千頃、莊院無數,府裡歷代祖宗傳下來的古玩珍物更是數也數不清。
  且縱使離開虞家,可也離不開是非,虞君燁後來敗了,虞家完全由虞君睿操縱,可她也沒過上清靜日子。
  最大的是非來自虞君睿的娘親劉氏,劉氏一直要虞君睿娶她娘家姪女劉婉玉,對她不只沒有好臉色,還一直使計陷害,葉素薰迷迷糊糊間忽然憶起,自己前世在虞家跟著虞君睿生活了好幾年,劉氏陰的明的可是害過自己無數次。
  「素素,所有的都讓我來處理,妳安心做我的妻,我會疼妳寵妳,把虧欠的加倍彌補。」
  「你虧欠了我什麼?」葉素薰恍恍惚惚問道。
  「很多。」一聲低嘆,虞君睿的聲音低沉壓抑,「素素,看來妳記得咱們歡好,卻不記得其他的了,甚好。」
  她什麼都不記得,只是有時會有一些對過往事情的看法,為什麼自己會忘記?

  ◎             ◎             ◎

  葉素薰抿唇苦思,回神時她與虞君睿已進了疊翠苑,虞君睿如主人一般,吩咐丫鬟讓小灶房做飯。
  「不做也行,剛才也吃不少了,不餓。」葉素薰嘀咕道。
  「再吃點,我也餓了,剛才總覺得她們會使壞,都沒敢分神吃東西。」虞君睿笑著把葉素薰拉到軟榻上坐下,扶著她躺了下去,自己坐到榻尾,把葉素薰的腿扶起來放在膝上,伸手脫她繡鞋襪子,捧起她一雙小足輕輕揉捏起來。
  他熟門熟路捏著,葉素薰臉紅耳赤、羞澀不已,卻又感到無比舒適,情不自禁地蚊子般哼叫了一聲:「君睿哥哥……」
  「嗯。」虞君睿俯下了身,嘴唇蜻蜓點水般在她眼瞼上拂過,「素素乖,晚上再要,啊?」
  什麼晚上再要?葉素薰臊得眼眶紅了,她也不知自己剛才為什麼會那樣求歡般的哼叫。
  虞君睿見她羞得要哭了,猛醒過來,氣得想敲自己一下,他說那句話是無意的,只是習慣了,前世葉素薰極依戀他又愛吃醋,逮著人就不放開,他總是這樣柔聲誘哄,不然他們可能得整天整夜在床榻上度過。
  「小姐,我們回來了。」綠蘿拉著紫蝶,掀起紗幔走進裡間,看到裡面的旖旎情態,羞得急忙往外退。
  「進來,把前面發生的事講給妳家小姐聽。」虞君睿卻不讓她們走。
  「小姐,奴婢們進來了啊。」紫蝶叫道。
  虞君睿喊人進來,手卻不鬆,葉素薰急了,使勁蹬腿。
  「她們總得習慣的。」虞君睿不想放開,他迫切地需要宣揚他與葉素薰的親密關係,將關係定下來。
  葉素薰抽不出小足,只能乾著急,綠蘿、紫蝶臊了一會,倒是很快鎮定下來,視若無睹地彙報起他們走後發生的事來。
  「小姐,大夫說二小姐的燙傷要將養些日子,用藥物仔細敷著,食物忌口,可望疤痕淡些。」
  「啊!」葉素薰低呼,問道:「這麼說是毀容了?」
  「嗯,大夫說若是普通熱水燙著還能治,這豬油灼傷,且湯裡聞著還有香油,對肌膚的灼傷更甚,沒得治了。」
  毀容的差點就是自己,葉素薰心有餘悸,愣怔半晌問道:「爹有沒有遷怒娘?」
  「沒,好生奇怪,二小姐、三小姐原原本本說了事情經過,陳姨娘在一邊不看二小姐的傷,只著急地不停問大小姐妳有沒有嚇著。」
  真給虞君睿料中了,葉素薰看他,虞君睿低笑,俯身湊到葉素薰耳邊,輕聲道:「妳爹會重責那個奔撞到妳三妹的丫鬟。」
  「老爺也沒怪二小姐、三小姐,不過……」綠蘿壓低聲道:「老爺命把澄玉拉下去杖斃了。」
  杖斃,葉素薰嚇得不輕,又很是不解,這懲處放在別的下人身上也許正常,可那澄玉是葉素雲的人,打狗看主人面,她爹為何要重責陳姨娘的人?
  「妳們去灶房看看飯菜是否做好了。」虞君睿揮手遣退綠蘿和紫蝶,看向葉素薰,笑道:「是不是奇怪妳爹為何重責妳三妹的丫鬟?」
  「嗯,這太讓陳姨娘沒臉了,我爹一直很寵她的呀。」
  「如果不寵她,就不是杖斃一個丫鬟那麼簡單了。」虞君睿冷笑道:「妳爹能把生意做得這麼大,腦子不糊塗,疊翠苑的小灶房,是不是妳變白癡後,他專門命人給妳一個人加的?」
  好像是,她只記得變白癡前的事,那時疊翠苑是沒有小灶房的。
  「我猜妳變白癡一事,妳爹已懷疑是陳姨娘所為,只是往日恩愛尚在,他要忙著外頭的生意,妳娘懦弱,沒個打理家宅的人不行,況且妳成了白癡已是事實,往後攀高附貴要靠妳兩個妹妹了,只能按下不追究,到底卻怕她不肯甘休,再對妳下毒手,於是把妳的飲食隔開了。」
  「這麼說我爹還是疼我的?」葉素薰低喃,有些感動。
  妳爹當然疼妳!虞君睿在心中道,前世他設了局,扳倒虞君燁最強的助力準岳父葉博征,葉家被莫須有的連坐查抄時,葉博征託人找了他,獻出了自己藏在祕處的一筆巨額財富,僅為求他放過自己的白癡女兒。
  虞君睿有時想,自己那時如果沒有答應,便沒有後來那些風風雨雨,可是他不悔,雖然後來冷情寡淡的虞二少為個白癡神魂顛倒,成了眾人津津樂道的笑料。
  兩人說話間,灶房把飯菜做好了,綠蘿、紫蝶端上來後,虞君睿把葉素薰抱起走到桌邊,也沒放下,抱著她坐到膝上,拿起箸子挾了菜餵她。
  葉素薰很習慣地伸手環住他的腰,張口吃菜,才嚼了兩下,突然見兩個丫鬟眼睛瞪得滾圓,猛悟過來,羞得急忙推開虞君睿跳下地,只恨沒有個地洞給她鑽。
  虞君睿無限惆悵,想起前世那個白癡素素,那時的素素可不管別人的想法,只在意他一人,終日黏膩著他,一刻也不想離開他的懷抱。
  「你快走吧,別給人知道你在我這邊。」吃過飯,葉素薰趕虞君睿。
  虞君睿溫柔的笑臉瞬間黯然,他不只不怕人知道,還想向所有人昭告葉素薰是他的人,他甚至想佔了葉素薰身子,逼葉博征答應親事,虞君燁只能屈讓,然而他記得,前世葉素薰病好後,最恨的就是他在她懵懂無知時佔了她的身體。
  而這一世,此時的葉素薰雖然不是白癡了,可她失憶了,她忘了他們之間的仇恨,莽撞地把人得了,他怕跟前世一樣變成一個解不開的死結。
  虞君睿走後,綠蘿問道:「小姐,妳幹嘛對虞二少這麼不客氣?」
  「是呀,小姐,奴婢看他對妳挺好的,嫁給他也是不錯的姻緣。」紫蝶接口道。
  不錯的姻緣?葉素薰苦笑,夢裡的那種怨恨悲傷痛入骨髓,她相信虞君睿愛自己的同時,肯定也深深地傷害了自己。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上海基诺开奖走势图